风过叶泥

就是想让清光光露腿腿ヽ(゚∀゚)ノ
清光的腿是全人类的福利(虽然我画的不好看)
最喜欢冲田组相视一笑啦~\(≧▽≦)/~
开学前爆肝
下次摸板子可能就是明年了(°ー°〃)

深夜练习跑步的小天使



运动会脑抽产物
换了个方法上色感觉怪好玩的( •̀∀•́ )
背景画成这样我也是很无奈了(原谅我这个手残吧)
画风什么的慢慢改吧。。。(手绘真的不是这个style啊)

等待约会的国广(*ˉ︶ˉ*)

赶上了国广刀账日的末班车(ΦωΦ)嘿嘿,还有一张兼桑的估计没时间画了,在学校里画画真的是……:-(

【土方组】前缘·番外02

*本篇讲述了正文中暗堕兼桑的故事
*兼桑会暗堕
*有堀川被男审强*情节(当然我不会写肉)
*堀川跳海注意
——————
    和泉守兼定显形时,隐隐地觉得本丸中的气氛略不对劲。具体说来,却又好像没什么问题,所有的刀剑男士都好好的生活着,硬要说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房间的分布和刀种的问题了。

    本丸里没有太刀和大太刀,即便是打刀也只有几把,剩下的全部都是短刀和胁差。和泉守兼定只当是审神者就任时间太短,还收集不到好刀。而房间上面,所有的刀剑男士都是自己住一间,而且距离审神者的房间很远,和泉守兼定经常能看到作为近侍的刀剑男士因为房间太远而在审神者那里过夜的。

    过了一个月,和泉守兼定终于感受到了最奇怪的地方。自他来到本丸之后,他没有出阵过一次。准确的说,除了作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没有刀知道出阵是什么样子的。作为刀剑却不能为主人在战场上杀敌,和泉守兼定怎么想都觉得不对,他有因为这件事去找过审神者,可是他惊讶的发现审神者的房间外布满了结界,里面的声音,气味全部都被阻断了。

    堀川国广来了后,和泉守兼定也无暇去管那些事情了,虽说不能出阵,但是也可以在手合场与堀川手合,活动活动身体。两人的关系早就大大方方的公开了,清光和安定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和泉守兼定不要太张扬,而其他的刀剑男士对此并未作出什么反应。

    和泉守兼定能感觉到,别的刀剑男士看自己和堀川在一起的眼神很不一样。

    他问堀川:“这里到底什么情况啊?”

    堀川笑着摇摇头。他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就忘了,堀川比自己来的还晚一些。

    那日晚上,他和堀川照例在庭院中赏月,平日里根本见不到影子的审神者恰好路过,看到堀川,略微惊讶了一下,“和泉守兼定,这位是?”

    和泉守兼定皱了皱眉头,这家伙怎么连自己的刀剑都不记得。

     “我是堀川国广,兼桑的搭档兼助手。主公大人。”堀川站起身,向着审神者鞠了一躬。

     审神者扫视了一下堀川,目光在堀川纤细的腰部停留了一下,缓缓开口道:“你明天,来担任近侍吧。”

    “啊?好的……”

    审神者走到了黑暗的拐角处,加州清光突然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堀川君,不能去!那个人他……”

     “加州。”审神者不知何时拐了回来,冷冷的看向加州清光,“过来。”

     加州清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看向堀川,无声的说到“不要去。”

    “清光!”大和守安定从另一间屋里出来,抓住加州清光的手腕。

    “别这样,安定……”

    “别去……”

    “你明白的,安定。”加州清光深红的双眸对上安定湛蓝的双眸,“堀川君就……”

    “加州。”加州清光听到审神者叫他,他只得一点点掰开大和守安定的手,跟着审神者走向后院。

     *第二天
     堀川站在审神者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和泉守兼定见到加州清光他们那样反常的举动,自然是反对他来的,他大可以躲到和泉守屋子里避开审神者,可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对他和和泉守兼定来说,以后的日子定是寸步难行。

    他握紧了腰间的本体,为了以防万一,他今日换上了出阵服,本体也好好的护理过了,真要出什么事情,他也不是应付不来。

     “主公大人,我进来了。”

    房间内一个人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香气,只是吸了一口,堀川便觉得浑身燥热无力。他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转身便要走,却被一人轻轻一拉,倒在了地上。他感到有冷风灌进他的身体。

    “国广啊……是个好名字。”

    大和守安定忽然闯进了和泉守兼定的房间里,“堀川君呢?”

    “不知道,可能是去找审神者了吧。”

     大和守安定一把拽起和泉守兼定,朝着审神者的房间跑去。

    “安定!干什么啊!”

    “快点去啊,晚了就来不及了!”

    堀川国广想死,他一直最尊敬的审神者,居然是这样的人。他因为药物的缘故,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能被人压在身下凌辱,泪水好像已经流干了,而嗓子也已经叫哑了,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对不起,兼桑……我……

    大和守安定拉着和泉守兼定来到了审神者居住的后院里,他告诉了和泉守兼定审神者房间的位置,而自己径直朝着刀解池跑了过去。

    “清光……”大和守安定终于在某处找到了加州清光的金色耳饰,他抱着耳饰呜咽了一会儿,“等我。”

    和泉守兼定赶到时,审神者的房间外照例设置着结界。他拔出本体刀,对着结界狠狠地砍了下去。虽然没有出过阵,但他毕竟是实战刀,还和堀川每日都进行手合,实力并不弱,再加上本身就是三花打刀,一刀下去竟砍破了结界的一角。他立刻提起刀,对着结界又是一下。

     堀川躺在地上,他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是身体的痛楚清晰地告诉他,这是事实。

    哈……这样子的我,怎么能配得上兼桑呢……

    堀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去找自己的衣服。一件浅葱色的羽织把他笼罩了起来,遮住他身上的淤青。

    “国广……”和泉守兼定冷静的有些可怕,他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做出过分的事情,“那个混蛋……他干了什么……”

    堀川见到和泉守兼定,猛的向后退去,“兼……兼桑……”

    和泉守兼定也在这时看见了堀川腿间的血迹,他顿时明白了。他提起本体,朝着里屋走了进去。

    审神者刚刚洗完澡出来,便看见了一脸冷峻的和泉守兼定,他吓得跌坐在地上,“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会死的……”

    和泉守兼定笑了,“死有何惧?”

    他一刀斩下审神者的头颅,转身走回屋里。堀川不见了,他的羽织上留着一对红色耳钉。他默默地披上羽织,带上那对耳钉,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慢慢消散。

    “和泉守兼定。”

     “谁。”

     “一名审神者,我有办法让你再见到堀川国广。要不要考虑和我做个交易?”

     “哈……”和泉守兼定轻笑一声,“那就来啊。”

    为了堀川国广,他做什么都可以。



     当胁差深深地没入他的胸口之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国广已经死了啊。

    在眼前的一片白光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堀川国广一身白衣,沐浴在阳光中,对他灿烂的笑着。

    “兼桑。”

————————
经历了一周的高中生活的我从郑州滚回了洛阳ヽ(゚∀゚)ノ虽然今天又要回去了
真心觉得自己是不发刀子会死星人(不对我还是会写糖的)
我努力的写一篇甜甜的番外的(ΦωΦ)
今天的我也在对堀哥犯花痴(不是)
滚回去上学啦

【土方组】前缘 番外01

    堀川国广是第三个来到本丸的。
    担任近侍的加州清光立刻扑了上来,两刀紧紧的抱在一起。
    “清,清光桑?我是在做梦?”
    “堀川,我回来了。”
    “清,清光……”
    堀川还记得,在池田屋一役中,加州清光死了。是啊,在他眼前死去的。
    失而复得,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珍惜现在了。
    那一年,审神者刚刚就位,14岁。
    本丸中的刀剑男士慢慢地多了起来,粟田口一家基本团聚了,来派的刀剑也只差明石国行,左文字一家,堀川刀派,甚至连三条家都只差岩融了,团聚只是时间问题。可是新选组的刀剑,只有清光和堀川两把。
    堀川国广显形一年时,大和守安定终于来了。清光和安定抱在一起,哭的天昏地暗的,堀川也悄悄地湿了眼角,默默地离开了。他搬到了另一间屋里,在那之前,他是和清光住在一起的。他本想住单人间,审神者却硬塞给他双人间的钥匙:“等兼定来了,你俩一起住。”
    堀川笑了笑:“歌仙桑已经来了啊,歌仙桑住单人间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和我挤到一起呢。”
    审神者抱住堀川,挠他痒痒:“堀川君也会开玩笑了?”
    堀川招架不住,一把抱起刚刚1米4的审神者,举过头顶,两个人就用这样奇怪的姿势大笑起来。堀川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一天,审神者15岁。
    在她的生日晚宴上,整个本丸都喝的酩酊大醉。她自己喝了杯鸡尾酒,双颊微红,一边打着嗝,一边抱着堀川说这说那。
    她告诉堀川,她许了生日愿望,她希望新选组能早点团聚。
    堀川替审神者整理好乱糟糟的衣物:“生日愿望告诉别的人就不灵了哦。”
    审神者慌了:“呜……堀川君,我搞砸了……”
    堀川扭过头,咳了几下,然后又扭回头,笑着摸摸审神者的头:“哈哈,我不是人类啊,我是付丧神,所以说生日愿望还是会实现的。”
    “真的?”审神者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堀川。
    “嗯。主公大人,在某些方面和兼桑意外的相似呢。”堀川笑着对审神者说道。
    那是这个堀川国广第一次提到和泉守兼定,也是最后一次。
    审神者的生日愿望实现了,第二天,虎彻一家团聚了。
    堀川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有些快,让他有些不习惯。堀川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本丸的春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他没怎么出过阵,当初是想着,等兼桑来了,和他一起变强的。堀川想着,不能再等了啊。
    审神者16岁时,她已成为老一辈的大人物了,刀账满满当当,唯独第91番,始终是空的。
    堀川成了近侍,一当就没再换过。审神者出席任何活动,从来都只带堀川国广。堀川也见过别的本丸的和泉守兼定,容貌,声音,气质应该会和自己的和泉守兼定一样吧,堀川在心里暗自想着,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每天去一趟锻刀室拜托刀匠锻刀,几乎成了堀川的日常任务。他总会盯着炉子中的时间渐渐减少,待新出炉的刀剑锻成,将他们拿到仓库去。
    但是有一天,堀川没有来。他被审神者拜托了别的任务,据说是新的活动中可以得到一套极化道具,据说那道具是给他准备的。堀川推脱不开,只好将拜托刀匠锻刀的事情交给了安定。
    安定看着炉子上3个小时的倒计时逐渐变成了0,伴随着朵朵樱花飘落,浅葱色的羽织映入他的眼中。
    是的,是和泉守兼定啊。
    安定觉得自己也要飘花了。
    他随着和泉守一起站在时空转移装置前,准备迎接堀川归来,可接回来的,是一把碎刀。
    审神者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她最喜爱的刀剑,堀川国广碎刀了。
    “大将,你冷静听我说。堀川君的碎片我们带回来了,交给刀匠先生应该可以重新锻造……大将!”药研藤四郎怀中抱着堀川的本体,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堀川递给审神者。
    审神者这才反应过来,她拽住和泉守:“快去啊!兼定!”
    和泉守接过堀川,朝着锻刀室跑去。堀川终究是被救回来了,但是再也没有睁开眼。
    和泉守和堀川一起住进了堀川以前住的屋里,他悉心照料着堀川,就像堀川以前在新选组照顾他一样。
    本丸里的樱花,又一次盛开了。审神者17岁了,她只许了一个愿望,希望堀川早点醒来。
    那日,和泉守见阳光不错,便带着堀川去赏了樱。和泉守忽然在潭水映射的樱花中看见湛蓝的眸子,心脏漏跳了一拍。
    “国广……”
    堀川朝他笑了:“兼桑……你终于来了。”
    那是后来的堀川国广,第一次提到兼桑。
————————
番外加了一些堀川和审神者互动的情节,如果是我肯定会这样的哈哈哈(๑•̀ㅂ•́)و✧
后面的事情就是正文里讲述的那样,当然国广又找了兼桑一年。当然在那之后他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希望自家土方组永远恩恩爱爱(。・ω・。)ノ♡
   

消失在海中的你



————————
沉海梗都已经不知道把自己虐了多少遍了还是想画,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副了(?)
我是不是应该试试画画小甜饼(°ー°〃)

【土方组】前缘05(完结)

    05
    看着在他面前倒下的堀川,和泉守什么都想起来了。过去的记忆一齐涌进他的脑中,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国广……”
    和泉守扑了过去,抱住堀川渐渐冰冷的身子,“国广……国广!醒醒啊!别睡!”
    无论和泉守如何呼唤堀川,他始终没有再睁开眼睛。
    和泉守撕开自己的衣服,做成简易的绷带,为堀川止血,但是堀川的伤口还是在向外冒血,源源不断的,染红了他们的衣物。
    待加州清光等人赶到时,只见到抱着堀川呆坐在血泊中的和泉守。几人对视一眼,没有人开口,安定摁下了时空转移装置的按钮,清光从和泉守怀中接过了堀川。一道金光闪过,几人消失在原地。
    审神者是一名18岁的少女,她见到浑身是血的堀川时,心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她颤抖着从清光那里接过堀川,头也不回地进了手入室。
    堀川国广是审神者最为疼爱的刀,在这个本丸里没有一把刀不知道。打她上任以来,堀川就没有离开过她,她也未让堀川受过几次中伤。可是这一次,若不是有御守吊着一条命,她是不是就见不到堀川了?
    和泉守呆呆的跪坐在手入室门口,安定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别自责,堀川君他早就做好了重伤的准备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安定……我,不是个称职的本差啊……”
    “……”
    “我……抛下了自己的胁差……”
    “我让他……等了我快四年……”
    “和泉守。”安定忽然正色起来,“堀川君他,从来没有怪过你。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因为他而困扰。”
    “这样吗……”
    和泉守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跪了多久,这几天于他而言就像是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兼定,”手入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审神者的脸苍白的像纸一样:“……进去吧……”
*
    堀川在敌枪右脚踝处开了一个大口子,限制了它的行动。安定也在这时赶了过来,与其缠斗起来。
    和泉守已化作点点荧光消散,而本体从桥上掉了下去。堀川顾不得与敌枪纠缠,连本体都未收进鞘中,便跟着跳了下去。
    “堀川君!”
    新选组几人在岸边等了许久,堀川终于从水中出来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又增加了不少,而和泉守的本体则被他紧紧地护住,未受半点伤害。
    回到本丸之后,堀川便抱着和泉守的本体去找了审神者。和泉守来到本丸不过一个月,可是堀川早已忘记了和泉守不在的日子里,他是怎么度过的。他每日都坐在审神者房前,不吃不喝的过了许久。
    直到有一天,审神者主动找到了堀川:“兼定他……不见了……”
    没有想象中的哭泣,也没有绝望到无神的双眼,堀川笑了,笑的比以前的每一次都要灿烂。但那笑容在审神者眼里,更像是哭。
    堀川开始疯狂的出阵,受了重伤才会去手入室简单的处理一下,然后继续出阵。他的刀法忽然变了风格,他不像其他的胁差一样会和其他的打刀合作,每次的敌人都是由他一把刀解决的。
    这样过了近一年,堀川的身体终于还是垮了,他再次醒来,是在审神者的家里,家里没有一个人,审神者也不在。
    “兼桑……”他将脸蒙进被子里,“为什么……你还不回来啊……”
    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兼桑是不是就不用碎刀了?
    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兼桑是不是就会回来了?
    他现在已经很强了,为什么兼桑还是不回来呢?
*
    堀川国广是在自己本丸的房间里醒来的,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房间,这里有着他和和泉守的各种回忆,总能在不经意间挑拨他脆弱的神经,像个恶魔一样让他无法入眠。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屏住了呼吸,那张脸,是他日思夜想了无数次的。
    啊啊,这是梦吗?如果是,请让他永不醒来。
    和泉守睁开双眼,与堀川湛蓝的双眸对视。他看到自己怀中的堀川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心疼不已。他紧了紧双臂,在堀川的额上留下一吻。
    “国广,我回来了。”
    堀川也抱住了他,抱的很紧,很紧。
    “兼桑……”
    “我在。”
    “兼桑……”
    “我在。”
    “兼,兼桑……”
    “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和泉守抱紧了堀川,他感觉到,自己怀中的人,早已泣不成声。









————————
哦哦完结了(依旧短小的我)
总觉得全篇与军训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我是怎么在军训的时候冒出这个脑洞的(°ー°〃)
本来并不想写这样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的,可能因为去军训心情有点暴躁。(?)
其实本篇中的国广才是我最喜欢的国广,坚强而且强大,比起叫他小天使我更喜欢叫他堀哥。只不过他对兼桑的感情总是会让他乱了步调,但是我并不讨厌这一点。有和泉守兼定的堀川国广,才是最完整的堀川国广。
接下来也有番外篇呢(๑•̀ㅂ•́)و✧尝试写个小甜饼(?)

日常画堀川小天使ヽ(゚∀゚)ノ
这次是长发!
画画使我快乐
我真的是一个堀厨啊(ΦωΦ)

“兼桑,别乱摸了好好让我给你手入啊……”
“没关系,时间还长着呢。足够我们 多·来·几·次。”
——————
本来只是想画个小小的画结果变成了这个,嗯预定40分钟的画了4个小时
我贼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