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叶泥

前缘03-04

接着上次的来……貌似并没有人看呐
各种预警
本章比较甜(?)
一直觉得自己的情感线写的很迷
——————
03
*
    “哈,主人为了明石国行,还真是很拼啊。”
    “是的呢,不过主人最爱的还是可爱的我呢。”一记平青眼解决了眼前的敌人,清光朝着安定吐了吐舌头。
     这时,堀川从安定背后闪出:“安定桑,我们上!”
    “噢啦——!”
    “嘿呀——!”
     两刀绕过清光,解决掉一个企图偷袭的溯行军。
    “清光,战斗时要小心啊。”安定与清光背靠背站立,他蓬松的马尾扫的清光脖子痒痒的。
    “知道了,笨蛋。”
    “清光桑,耳朵红透了哦。”堀川冲清光笑笑,转身向着和泉守跑去,“久等了,兼桑。”
     和泉守撅起嘴,狠狠地揉乱了堀川的头发,又将他一把摁进自己怀里,用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堀川耳边轻轻说到:“国广可要在晚上好好补偿我啊。”
    “兼桑……”堀川悄悄红了脸颊。
    突然,一道青蓝色的闪电划破天空,几人都迅速紧张了起来,准备好战斗。他们都明白的,那闪电意味着什么。
     检非违使。
*
    眼见着堀川那头美丽的长发就要丧身于和泉守的刀下了,和泉守突然大吼一声,不顾自己的手腕会受伤,强行改变了刀劈砍的轨迹。
    刀狠狠地嵌进了堀川身边的地面里,和泉守的双手也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的颤抖着。(围观群众:多大仇?)
     堀川眸子一沉,连刀都未收进刀鞘,就那样放在地上,走上前去为和泉守按摩起双手:“这头发又没什么宝贵的 你留它干什么,还让自己受了伤。”
    和泉守脑中有很多奇怪的碎片闪过,他定在原地,看着堀川娇小的双手为他的大手按摩着。
   
      “短发?”
      “岁先生也剪了,我当然也剪了啊。兼桑?”
      “我还是喜欢你长发的样子。”
      “这是时代的需要啊,兼桑。”

    和泉守过了许久突然开了口:“长发的你,比短发要好看。”
    堀川猛的抬起头,湛蓝的双眸死死的盯着他同样湛蓝的双眸。和泉守觉得,自己仿佛沉入了大海,身心都为之沉沦。他忽然感到一阵心痛。
   “去找安定吧,让他带着你去找清光,让他给你治疗一下。”堀川首先移开了视线,放开了和泉守的手。
  “国广,刀……”
  “你留着,就当是我送给弟子的见面礼。”
     安定冲过来揽住和泉守的肩:“和泉守君真是厉害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在堀川君刀下坚持这么长时间呢,还让我们剑道部的副部长收了关门弟子。”
   “弟子什么的……”
  “和泉守君是堀川君的粉丝吗?他好像还没有告诉你们任何人他的名字啊。”
   “诶?”

    再见到堀川时,是晚上的新生欢迎晚会。
    堀川与加州清光合唱了一首《美丽的悲剧》,和泉守不得不承认,那两人合唱真的是非常好听。只不过这首歌的歌词,怎么看都像是情歌。
       和泉守觉得,自己身边的大和守安定已经酸的不能行了。他本想找长曾弥说说话,却看到了靠在他身上的有着紫色头发的脑袋。
       “和泉守君?”
       “啊……部长,我有点口渴,出去喝点东西。”
        一杯鸡尾酒下肚,和泉守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便朝着天台走去,准备吹吹风醒酒。
        “你怎么在这?”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问出口的。
        堀川坐在天台边上,演出服和妆都还在,双颊擦着绯色的腮红,唇色也是艳丽的异常。演出服十分贴身,勾勒出他结实的肌肉和纤细的腰肢。
        和泉守觉得,他又渴了。
       和泉守慢慢地走的堀川身边,坐在他身边。他闻到堀川身上浓浓的酒味,这是喝了多久了?堀川见他不回答,也不再说话,只是慢慢地喝着杯中的酒。
       和泉守还是先开了口:“你今天给我的那把刀,叫什么?”
       堀川带着醉意的眸子瞥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别不说话啊。”
       “……兼桑……”堀川的声音小的几乎要听不到了。
        和泉守听不清堀川说了什么,他向堀川身边靠了靠。他忽然觉得,手上凉凉的。
       堀川的双眸波光粼粼,还有眼泪不断的从其中涌出。
       和泉守的心脏抽痛的厉害。
      “喂,你……”
        堀川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了,不小心碰倒了身旁的酒杯,酒杯从天台上掉了下去,堀川下意识的就要去抓,却重心不稳也向前栽去。这里是20层,摔下去就完了。
       “小心!”
        两个人倒在天台上,姿势略有些尴尬。和泉守仰面躺在地上,堀川则骑在他身上,腰被和泉守死死的扣着,整个人伏在和泉守身上。
        堀川的脸和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和泉守本以为他会生气,可堀川却向他的怀中钻了钻。堀川抬起头,与和泉守四目相对。和泉守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大海的蛊惑,一手遮住堀川的双眸,另一只手绕到堀川的脑后,将他的脑袋压了下来。
       双唇相贴。
       和泉守又觉得脸上凉凉的,是谁在哭?是堀川,还是他自己?
       他凑到堀川的耳朵旁边,轻轻的吹了吹,带着情欲的声音低沉而性感:
       “我想抱你。”
       “呜……兼桑,兼……兼桑……”堀川哭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等待这个怀抱,已经等的太久了。显形近4年,他真正与和泉守待在一起的日子,却屈指可数,恐怕是连1个月都不满。可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却在他的记忆中是那么的清晰。
       “堀川。”
         他忽然明白了,这个人,不是堀川国广的和泉守兼定。

04
*
    “太慢了!”堀川凭借机动优势,迅速地解决了一把敌刀。在之前的战斗中,几个人都受了些伤,尤其是和泉守已经中伤了,却还在与一把短刀缠斗;长曾弥和蜂须贺练度不高,正在联手对付一把大太刀;安定和清光被两把胁差困住了,暂时都脱不开身。只有他,因为是在队长的位置,没受什么伤,所以对面那把高机动枪,只能让他来对付了。
        堀川深吸一口气,冲上去与敌枪缠斗在一起。
        和泉守看见堀川竟独自一人去对付敌枪,立刻乱了阵脚,他被短刀偷袭了一下,中伤成了重伤,他爆了真剑必杀。
      “国广!”
      “兼桑请照顾好自己,敌枪就交给我吧!”堀川与敌枪战斗也是险象环生,好几次敌枪都要刺到堀川的要害,都被堀川惊险的避了过去。即便是这样,堀川还是受了中伤。
        和泉守拖着重伤的身体冲了过来,替堀川挡开了敌枪猛烈的一击。
      “兼桑!不是说了别过来吗?”
      “我怎么能让自己的胁差独自对付敌人啊!”
        堀川忽然噤了声,他想不出反驳的话。只是一个矮身,从和泉守右边冲出。
        “兼桑!”
        “噢!”
         本想二刀开眼,却被敌枪看透了意图,硬生生打断了。
        那一刻,和泉守停止了思考,只知道冲出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堀川。
        “兼桑!”
*
        宴会后一天,剑道部组织了爬山活动。
        和泉守觉得自己和其他的部员早就闪得不行了,队首有长曾弥和蜂须贺,队尾有安定和清光,那种粉色的氛围怎么都无法忽视啊!
        最让和泉守感到难受的,是跟在他身边的堀川。二人因为是师徒关系,只能走在一起,可是气氛因为昨天晚上的事而十分尴尬,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过。
        “你和堀川君吵架了?”安定和清光凑了过来。
         和泉守嘴角一抽,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这种情况,干他就好了。”安定冲和泉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旁的清光笑眯眯的掐住安定腰间的软肉,旋转!
        安定的笑容突然僵硬,不是因为清光在掐他,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堀川。和泉守身边的堀川,不知何时扭过头,冲他露出了十分甜美的笑容。
      “安定桑,今天下午切磋切磋?”
        安定还没回答,堀川便迅速抽出了腰间的胁差,向他冲过去。
       “安定!”清光也迅速拔出了腰间的酒红色刀鞘的打刀。安定问声,猛的一震,迅速拔出自己的打刀,矮下身子。
        堀川 的刀又快又狠,安定身后的敌刀被一击毙命。
        一群浑身长满阴白蛇骨的怪物出现在他们周围,为首的是一个长发男子和一把长枪。
        “堀川,你和和泉守先带着部员们去目的地!这里我们拦住!”
        堀川应了一声,迅速组织起部员们朝着目的地加速赶去。
       “小林君,你带着队员们继续向前走,我回去支援他们!”
       “堀川部长!”
        和泉守抓住堀川的胳膊:“你一个人回去支援?”
        堀川头也不回:“那是我大哥,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
        “那我呢?我算什么?”
        堀川没想到和泉守会问这个,他一时答不上来,“……你是……徒弟……”
       和泉守放开了堀川:“是吗……”
       堀川立刻向着来的方向跑去了。
      和泉守站在原地,烦躁的挠了挠头。
     “和泉守君?”小林唤他。
     “啊啊……知道了。”
       堀川在半路便被拦住了,他认出了,那把长枪就是当初那把,那长枪自然也认出了他,长枪身上各个疤痕,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拜他所赐。
        两人迅速地缠斗在一起,因为有过节,出招更加的凶狠。而在他们旁边的长发男子,并没有参与到他们在战斗中,只是偶尔出刀拦下堀川的致命一击。
       和泉守赶到时,堀川还与敌枪处于胶着的状态。那长发男子忽然冲入堀川与长枪的战斗,将堀川的攻击尽数拦下,甚至将堀川逼退了几步。
       那长枪得了空,不再向堀川进攻,转身向着和泉守冲来。和泉守哪曾与这种怪物交过手,只是几招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锋利的长枪轻易地穿透了他单薄的身体,他吐出一口鲜血,反手一刀逼退了长枪,却因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
       那长发男子突然冲了过来,一刀斩落长枪的脑袋:“我让你杀和泉守!你干了什么?!”
       他转头看向和泉守这边,看到因重伤而跪倒在地的堀川,几乎快要疯掉。他提起刀,朝着和泉守走来。
        未等他举起手中的刀,他忽然感觉胸口一痛,一把胁差正正的插在他的心口处。
       “咳……离他……远……点,我……不会”堀川国广拦在和泉守身前,鲜血不断的从他身上的伤口涌出。
        长发男子抬起头,露出了堀川无比熟悉的一张脸。
        “兼桑?”
         [和泉守兼定]笑了,他抬手抚上堀川的脸颊,嘴唇动了动,并没有发出声音来。
        对不起,国广……我爱你。
————————
对不起我又来废话了(好像并没有人看呢)
另一个和泉守兼定算是暗堕了?总之并不是这个国广的兼桑,他的故事可以番外说?
至于这把检非为什么会和暗堕兼桑在一起,私设是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被赶出来了,碰巧遇到了暗堕兼桑,两个是合作关系。
这里的国广已经lv99了哦
暗堕兼桑也是非常强的设定
最后肯定会让土方组在一起的!he保证!
堀川显形4年的故事会在番外1里面讲述
大概下一次就完结了吧
我写的文真是短小啊。(不是)
请留下评论吧我很想知道有没有人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