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叶泥

【土方组】前缘05(完结)

    05
    看着在他面前倒下的堀川,和泉守什么都想起来了。过去的记忆一齐涌进他的脑中,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国广……”
    和泉守扑了过去,抱住堀川渐渐冰冷的身子,“国广……国广!醒醒啊!别睡!”
    无论和泉守如何呼唤堀川,他始终没有再睁开眼睛。
    和泉守撕开自己的衣服,做成简易的绷带,为堀川止血,但是堀川的伤口还是在向外冒血,源源不断的,染红了他们的衣物。
    待加州清光等人赶到时,只见到抱着堀川呆坐在血泊中的和泉守。几人对视一眼,没有人开口,安定摁下了时空转移装置的按钮,清光从和泉守怀中接过了堀川。一道金光闪过,几人消失在原地。
    审神者是一名18岁的少女,她见到浑身是血的堀川时,心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她颤抖着从清光那里接过堀川,头也不回地进了手入室。
    堀川国广是审神者最为疼爱的刀,在这个本丸里没有一把刀不知道。打她上任以来,堀川就没有离开过她,她也未让堀川受过几次中伤。可是这一次,若不是有御守吊着一条命,她是不是就见不到堀川了?
    和泉守呆呆的跪坐在手入室门口,安定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别自责,堀川君他早就做好了重伤的准备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安定……我,不是个称职的本差啊……”
    “……”
    “我……抛下了自己的胁差……”
    “我让他……等了我快四年……”
    “和泉守。”安定忽然正色起来,“堀川君他,从来没有怪过你。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因为他而困扰。”
    “这样吗……”
    和泉守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跪了多久,这几天于他而言就像是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兼定,”手入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审神者的脸苍白的像纸一样:“……进去吧……”
*
    堀川在敌枪右脚踝处开了一个大口子,限制了它的行动。安定也在这时赶了过来,与其缠斗起来。
    和泉守已化作点点荧光消散,而本体从桥上掉了下去。堀川顾不得与敌枪纠缠,连本体都未收进鞘中,便跟着跳了下去。
    “堀川君!”
    新选组几人在岸边等了许久,堀川终于从水中出来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又增加了不少,而和泉守的本体则被他紧紧地护住,未受半点伤害。
    回到本丸之后,堀川便抱着和泉守的本体去找了审神者。和泉守来到本丸不过一个月,可是堀川早已忘记了和泉守不在的日子里,他是怎么度过的。他每日都坐在审神者房前,不吃不喝的过了许久。
    直到有一天,审神者主动找到了堀川:“兼定他……不见了……”
    没有想象中的哭泣,也没有绝望到无神的双眼,堀川笑了,笑的比以前的每一次都要灿烂。但那笑容在审神者眼里,更像是哭。
    堀川开始疯狂的出阵,受了重伤才会去手入室简单的处理一下,然后继续出阵。他的刀法忽然变了风格,他不像其他的胁差一样会和其他的打刀合作,每次的敌人都是由他一把刀解决的。
    这样过了近一年,堀川的身体终于还是垮了,他再次醒来,是在审神者的家里,家里没有一个人,审神者也不在。
    “兼桑……”他将脸蒙进被子里,“为什么……你还不回来啊……”
    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兼桑是不是就不用碎刀了?
    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兼桑是不是就会回来了?
    他现在已经很强了,为什么兼桑还是不回来呢?
*
    堀川国广是在自己本丸的房间里醒来的,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房间,这里有着他和和泉守的各种回忆,总能在不经意间挑拨他脆弱的神经,像个恶魔一样让他无法入眠。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屏住了呼吸,那张脸,是他日思夜想了无数次的。
    啊啊,这是梦吗?如果是,请让他永不醒来。
    和泉守睁开双眼,与堀川湛蓝的双眸对视。他看到自己怀中的堀川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心疼不已。他紧了紧双臂,在堀川的额上留下一吻。
    “国广,我回来了。”
    堀川也抱住了他,抱的很紧,很紧。
    “兼桑……”
    “我在。”
    “兼桑……”
    “我在。”
    “兼,兼桑……”
    “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和泉守抱紧了堀川,他感觉到,自己怀中的人,早已泣不成声。









————————
哦哦完结了(依旧短小的我)
总觉得全篇与军训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我是怎么在军训的时候冒出这个脑洞的(°ー°〃)
本来并不想写这样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的,可能因为去军训心情有点暴躁。(?)
其实本篇中的国广才是我最喜欢的国广,坚强而且强大,比起叫他小天使我更喜欢叫他堀哥。只不过他对兼桑的感情总是会让他乱了步调,但是我并不讨厌这一点。有和泉守兼定的堀川国广,才是最完整的堀川国广。
接下来也有番外篇呢(๑•̀ㅂ•́)و✧尝试写个小甜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