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叶泥

【土方组】前缘 番外01

    堀川国广是第三个来到本丸的。
    担任近侍的加州清光立刻扑了上来,两刀紧紧的抱在一起。
    “清,清光桑?我是在做梦?”
    “堀川,我回来了。”
    “清,清光……”
    堀川还记得,在池田屋一役中,加州清光死了。是啊,在他眼前死去的。
    失而复得,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珍惜现在了。
    那一年,审神者刚刚就位,14岁。
    本丸中的刀剑男士慢慢地多了起来,粟田口一家基本团聚了,来派的刀剑也只差明石国行,左文字一家,堀川刀派,甚至连三条家都只差岩融了,团聚只是时间问题。可是新选组的刀剑,只有清光和堀川两把。
    堀川国广显形一年时,大和守安定终于来了。清光和安定抱在一起,哭的天昏地暗的,堀川也悄悄地湿了眼角,默默地离开了。他搬到了另一间屋里,在那之前,他是和清光住在一起的。他本想住单人间,审神者却硬塞给他双人间的钥匙:“等兼定来了,你俩一起住。”
    堀川笑了笑:“歌仙桑已经来了啊,歌仙桑住单人间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和我挤到一起呢。”
    审神者抱住堀川,挠他痒痒:“堀川君也会开玩笑了?”
    堀川招架不住,一把抱起刚刚1米4的审神者,举过头顶,两个人就用这样奇怪的姿势大笑起来。堀川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一天,审神者15岁。
    在她的生日晚宴上,整个本丸都喝的酩酊大醉。她自己喝了杯鸡尾酒,双颊微红,一边打着嗝,一边抱着堀川说这说那。
    她告诉堀川,她许了生日愿望,她希望新选组能早点团聚。
    堀川替审神者整理好乱糟糟的衣物:“生日愿望告诉别的人就不灵了哦。”
    审神者慌了:“呜……堀川君,我搞砸了……”
    堀川扭过头,咳了几下,然后又扭回头,笑着摸摸审神者的头:“哈哈,我不是人类啊,我是付丧神,所以说生日愿望还是会实现的。”
    “真的?”审神者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堀川。
    “嗯。主公大人,在某些方面和兼桑意外的相似呢。”堀川笑着对审神者说道。
    那是这个堀川国广第一次提到和泉守兼定,也是最后一次。
    审神者的生日愿望实现了,第二天,虎彻一家团聚了。
    堀川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有些快,让他有些不习惯。堀川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本丸的春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他没怎么出过阵,当初是想着,等兼桑来了,和他一起变强的。堀川想着,不能再等了啊。
    审神者16岁时,她已成为老一辈的大人物了,刀账满满当当,唯独第91番,始终是空的。
    堀川成了近侍,一当就没再换过。审神者出席任何活动,从来都只带堀川国广。堀川也见过别的本丸的和泉守兼定,容貌,声音,气质应该会和自己的和泉守兼定一样吧,堀川在心里暗自想着,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每天去一趟锻刀室拜托刀匠锻刀,几乎成了堀川的日常任务。他总会盯着炉子中的时间渐渐减少,待新出炉的刀剑锻成,将他们拿到仓库去。
    但是有一天,堀川没有来。他被审神者拜托了别的任务,据说是新的活动中可以得到一套极化道具,据说那道具是给他准备的。堀川推脱不开,只好将拜托刀匠锻刀的事情交给了安定。
    安定看着炉子上3个小时的倒计时逐渐变成了0,伴随着朵朵樱花飘落,浅葱色的羽织映入他的眼中。
    是的,是和泉守兼定啊。
    安定觉得自己也要飘花了。
    他随着和泉守一起站在时空转移装置前,准备迎接堀川归来,可接回来的,是一把碎刀。
    审神者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她最喜爱的刀剑,堀川国广碎刀了。
    “大将,你冷静听我说。堀川君的碎片我们带回来了,交给刀匠先生应该可以重新锻造……大将!”药研藤四郎怀中抱着堀川的本体,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堀川递给审神者。
    审神者这才反应过来,她拽住和泉守:“快去啊!兼定!”
    和泉守接过堀川,朝着锻刀室跑去。堀川终究是被救回来了,但是再也没有睁开眼。
    和泉守和堀川一起住进了堀川以前住的屋里,他悉心照料着堀川,就像堀川以前在新选组照顾他一样。
    本丸里的樱花,又一次盛开了。审神者17岁了,她只许了一个愿望,希望堀川早点醒来。
    那日,和泉守见阳光不错,便带着堀川去赏了樱。和泉守忽然在潭水映射的樱花中看见湛蓝的眸子,心脏漏跳了一拍。
    “国广……”
    堀川朝他笑了:“兼桑……你终于来了。”
    那是后来的堀川国广,第一次提到兼桑。
————————
番外加了一些堀川和审神者互动的情节,如果是我肯定会这样的哈哈哈(๑•̀ㅂ•́)و✧
后面的事情就是正文里讲述的那样,当然国广又找了兼桑一年。当然在那之后他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希望自家土方组永远恩恩爱爱(。・ω・。)ノ♡
   

评论(2)

热度(13)